大连海连自动化有限公司
Hot-line 服务热线


TEL电话:86-411-82040056
FAX传真:86-411-82040156
info@linkmarine.com.cn

NEWS 新闻中心
海西重机主动毁约倒逼船东弃单

海西重机主动毁约倒逼船东弃单

2016年5月25日,应船东方中国华晨(集团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华晨集团”)申请,青岛海事法院对青岛海西重机(位置 评论 新闻)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海西重机”)两条在建并基本完工的自升式生活平台(船型 船厂 买卖)进行查封,以保全涉诉财产。至此,在航运和海工市场持续低迷、在建的造船和海洋工程项目交付难的大背景下,国内首例船企主动毁约倒逼船东弃单、船东拒绝接受坚持履行合同的纠纷浮出水面……

2014年7月2日,华晨集团与中船重工下属武汉船机签署合同,计划在海西重机建造10个自升式海工平台,合同额达100亿人民币。由于签约项目巨大,一时间,华晨集团和海西重机被争相议论,刺激着持续低迷和压抑的造船和海工市场。根据报道,华晨集团在海西重机订造的自升式海工平台可用于配合钻井平台(船型 船厂 买卖)钻井及服务于油田生产,还可以应用于海上油田建设、油田增产、修井作业、生活支持、风电安装等。根据合同,船厂在合同生效后的第18个月向船东交付第一条船,之后每间隔3个月交付一条船。

然而,几乎同时,多条消息得到证实:一是华晨集团与中东客户签署了转卖合同,价格低是其在海西重机下单最主要的原因——该项目合同单价仅为3000多万美元;二是海西重机之所以低价抢单是通过采购自己生产的船机降低成本,但低价导致项目亏损难以避免;三是合同订单虽然是10条,但实际生效只有3条,其余为船东选择权的待生效订单;四是合同生效后18个月交付首制项目对成熟船厂都十分困难。所有这些使他们的合作从一开始就充满了不确定性。

据介绍,合同签约生效后华晨集团和海西重机配合还算默契:乙方急于按合同期交付避免拖期罚款,甲方急于接收并转手获利,图纸设计、采购订货、开工建造等工作紧锣密鼓推进,双方积极配合解决设计和施工中出现的技术问题。但是由于工期紧,海西重机只能边设计边施工,再加之海工设计和建造经验不足,船东和船厂在报验时经常因技术要求、检验标准等问题争执不断,项目在磕磕绊绊中向前推进,双方的分歧也在不断积累;随着华晨集团的一个决定,让双方的合作搁浅。

2015年初,武汉船机一蔡姓高管突然离职,数周后,高薪加盟华晨集团,该高管恰恰是10条海工平台武汉船机方的主谈。据了解,该蔡姓高管离职的原因是生效3条平台的最终买家中东用户挖角,拟聘请其负责本项目与华晨集团的商务,华晨集团得到消息后认为中东买家此举对己十分不利,因为蔡姓高管十分了解华晨集团的弱点和海西重机存在的问题,一旦从自己的乙方变成甲方很可能导致巨额经济损失,于是在未与武汉船机沟通的情况下向蔡抛出橄榄枝,以倍于中东买家的高薪将其聘至本公司。

华晨集团的举动,却将武汉船机激怒:由于合同生效不久华晨集团就将对家负责商务谈判的高管“挖走”,一时间各种市场传言不断,甚至有潜台词称“领导渎职”和“国有资产流失”,双方的关系急转直下。

蔡姓高管离职事件后,船厂方不向船东出具“平台临时建造证明”,致使华晨集团无法向其中东客户收取合同价款,资金极度紧张;最终在拖了半年之后中东客户出面,解决了“平台临时建造证书”的出具问题,自此武汉船机与中东买家建立了直接沟通渠道。

2016年初,第一座海工平台交付,由于多项技术指标未达要求,华晨集团损失300万美元违约金。而在支付第二座和第三座海工平台的部分合同价款后,海西重机以未按合同约定期限支付价款为由,要求与华晨集团解除第二座和第三座海工平台建造合同,对已基本完工的两条海工平台不予交付,中东客户也拒绝向东方华晨支付合同价款,声称取消与华晨集团后续合约,沟通陷入了僵局。

之后,华晨集团发起诉讼并保全涉诉资产,以避免在诉讼期间船厂将诉讼标的出售。